๑乛v乛๑嘿嘿

【雷安】论好运锦鲤究竟是什么科学原理

啊啊啊啊啊好甜(*σ´∀`)σ

冬风:

*很无脑的文,一发完,全文约4k


*越是ddl一堆越想瞎写




安迷修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。


他发誓,他绝不是有意要去看雷狮的手机,但是雷狮就把手机大大咧咧地搁在桌上,连屏幕都没锁。安迷修路过的时候,屏幕上方正好跳出“凯莉:[图片]”。


凯莉和雷狮?安迷修自认不是一个对八卦感兴趣的人,但毕竟,一方是虽然漂亮却性情乖张的男寝常驻话题人物凯莉,一方是他虽然不太看得对眼但朝夕相处了一年多的舍友雷狮。他俩什么时候开始聊天了?


在强烈的好奇心被安迷修高尚的骑士品格征服之前,他的手已经反射般地戳上了屏幕,聊天框迅速跳了出来。凯莉发过来的是一副画的草稿,画中是两个亲吻的男人——


这好像画的是他和雷狮啊?!


安迷修呆滞了一下,脑中瞬间闪过了无数个想法。就在他正在挣扎要不要看看之前的聊天记录时,雷狮踹门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喂安迷修,外卖我拿了,赶紧开门。”


“啊……你等一下!”安迷修登时手忙脚乱,偷窥他人隐私的罪恶感和害怕被发现的羞耻感让他肾上腺素飙升,心脏扑通扑通地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,“我、我还没穿裤子!”


“你啥时候脱的裤子啊?大中午的你干嘛呢?”雷狮纳闷地喊道。安迷修听到金属撞击的窸窸窣窣的声音,雷狮显然已经开始掏钥匙了。


要是雷狮看到凯莉发过来的信息已读,肯定就知道自己偷偷看了他的手机了!安迷修脑中一团乱麻,眼看着雷狮就要进来,他心一横,直接把凯莉发过来的信息删掉了。他刚刚把界面切回桌面,雷狮后脚就进了门,所幸他第一眼并没有看安迷修,让安迷修有空能把手缩回来,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
“你站我桌边儿上干嘛?”雷狮把外卖甩在桌上,一边拆包装袋一边问。


“我那个……正想给你开门……!”


雷狮听他说话磕磕绊绊的,狐疑地抬头看了他一眼,发现他浑身紧绷,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,耳根上还有没褪尽的残红,一副刚干了坏事的样子:“你刚刚在里面干啥呢?”


“呃,我……”安迷修绞尽脑汁,“我不小心把果汁泼身上了,刚换了一条裤子。”Nice!我真他娘的是个天才!


“哦……”雷狮慢慢收回目光,像是相信了这个说法。


安迷修强作镇定地把自己的外卖拿了过来:“我去外面吃。”


“不嫌冷啊你?”雷狮翻了个白眼,不再管他。






安迷修朝夕相处了一年多的舍友,雷狮,居然是个gay!


安迷修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吹着冷风。怪不得他平时对女孩子那么凶,怪不得他整天穿着那件骚气冲天的黑色紧身衣,原来他暗恋自己!还让凯莉给他画奇怪的图!安迷修不由想起刚刚自己出宿舍的时候雷狮还关切地问他冷不冷。雷狮对女孩子从来不会说这么温柔的话!


他食不知味地吃完了这顿饭。走进宿舍的时候雷狮正在边剥橘子边看球赛转播,他禁不住多看了雷狮几眼——深邃的眉眼,高高的鼻梁,几乎完美的五官比例,高领下透出的形状漂亮的锁骨,隆起的胸肌,蜂腰胸背、气宇轩昂——他以前居然都没有注意到雷狮原来这么好看。这么好看怎么会没有女朋友?肯定是gay啊!


雷狮吃得有点撑,剥完橘子觉得不太吃得下,一转头正好看见安迷修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,见自己回头立马慌乱地移开视线。这家伙想吃橘子?按平常他是没这么好心的,但今天球赛赢得太漂亮让他心情愉快,一高兴就顺手掰了两瓣递给安迷修:“要吃吗?”


安迷修看看橘子,又看看他,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,手伸在半空像是想接又不想接。半天红着脸说:“我不想吃。”


雷狮简直一脸黑人问号,这小子今天怎么了?他站起身把手背贴在安迷修额头上:“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没想到安迷修浑身一震,触了电一样跳开,冲出宿舍:“我去上课了!”


“安迷修!你书包没拿!”雷狮喊了一声,但安迷修已经跑得影都看不见了。雷狮纳了无数个闷儿,把外卖盒丢掉,坐在床上开了一局游戏,一边想:


今天周六还有课?






雷狮感觉安迷修最近简直不像是有病,像是被邪祟上身了。心不在焉就不说了,还老是偷偷摸摸地在电脑上看东西,自己一凑近就关掉——平时宿舍看片儿也不带这么防着的啊?


虽说雷狮和安迷修一直小摩擦不断,但毕竟都是男孩子,没啥过不去的大仇,一起打场球吃个火锅,照样勾肩搭背的。可最近安迷修不光不跟自己勾肩搭背,连自己离得近点儿都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;想喝他口水死活不让,非叫雷狮自己再去买一瓶;洗完澡光着膀子回寝,结果安迷修大叫着让他把衣服穿上——谁tm在男寝一天天的衣冠端正啊?


佩利咬了一口汉堡——他有一头金色的长头发,又老跟着雷狮混,所以大家背地里都偷偷叫他金毛狮子狗——他说:“安迷修是不是讨厌你啊老大?”


“他一直都不太喜欢我。”雷狮毫无羞愧心地说。


“那他是不是看上你女朋友了?不然干嘛玩个电脑都偷偷摸摸的?”佩利又说。


“醒醒佩利,”帕洛斯优雅地擦了擦嘴,“雷狮老大没有女朋友。”


雷狮陷入了沉思。如果把这个表现解释成有了喜欢的人——整天心不在焉,对自己的隐私高度保护——也还说得过去,难道安迷修喜欢的女孩子正好喜欢自己?


雷狮不是没有交过女朋友,追他的女孩子东校门排到隔壁东校门,但他不爱哄女孩子,又对恋爱不太上心,总是无疾而终,久而久之也懒得谈了。倒是安迷修真没谈过女朋友。安迷修对感情太迟钝了,永远看不出女生的暗示,气得好几个女生私底下大骂安迷修:“这家伙是不是gay啊?”


别吧,他可不想陷入三角恋这种狗血又无聊的剧情。雷狮觉得他有必要帮衬帮衬安迷修,且不说让他别被老司机欺骗感情,至少让他别整天对自己这么神神叨叨的啊!






雷狮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过了晚饭时间,格瑞和银爵都有晚课,只有安迷修坐在自己床上,抱着电脑全神贯注不知道在看什么,时不时敲几下键盘。


“和谁聊天呢?”雷狮轻手轻脚地凑过去,吓得安迷修抱着电脑猛地往后一退,头在墙上磕得一声脆响。


雷狮一手撑在墙上,挡在安迷修面前质问:“你是不是有喜欢的女孩子了?谁啊?什么时候认识的?到哪一步了?”


“你胡说什么啊,我没有!”安迷修反应激烈。


否认啥啊?你脸都红了。雷狮一边这么想一边逼近安迷修,把他堵在墙上一动也不敢动:“你怕什么,我又不喜欢那些女孩子。”


安迷修听了这话,瞪大了眼睛,紧紧贴着墙像是恨不得立刻穿墙而出瞬移到隔壁寝去。雷狮正考虑要不要直接把电脑抢过来,安迷修突然不知道哪来一股大劲儿,猛地把他推开,丢下电脑跑了。


雷狮:???






安迷修从宿舍直接跑到了教学楼,冲进一间空教室,才发现自己拖鞋都还没换。雷狮他是疯了吗?安迷修觉得自己要是晚一秒推开他就要被强吻了。


和雷狮接吻——哦天哪。笔直的安迷修在过去的十九年里从来没有想过男生可以和男生接吻,但就在这短短的一个星期内,通过神通广大的互联网,他知道了男生和男生不仅可以接吻,还可以这这那那酱酱酿酿……


不过,怪不得雷狮这么招人讨厌,一定是gay的身份让他从小遭受别人异样的目光,导致他形成了这种报社般的性格。安迷修想了想,又觉得雷狮有点可怜,他喜欢自己,自己却是个直男——


安迷修陷入了回想。这一周以来,每一次自己故意躲着雷狮的时候,他都能看到雷狮眼底的——虽然他掩饰得非常好,但安迷修从他细微的表情变化中感受到了——淡淡的悲哀和绝望。尽管雷狮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,内心肯定已经千疮百孔了,难怪今天突然爆发——


安迷修觉得自己有些残忍。虽然他作为一个直男不可能和雷狮在一起,但作为舍友、作为同学,他至少让雷狮明白自己并不歧视他的取向,既要让雷狮死心,又不能让雷狮受到太大的伤害。他坐在教室里想啊想,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好办法。






安迷修冲回宿舍,雷狮刚刚刷完牙,一手端着牙杯。安迷修把宿舍门“砰”地一关,说:“雷狮,我有话对你说!”


雷狮惊异地看着他。


“呃,我想……给你讲个故事……”安迷修斟酌着语句,以别人的故事为借口叙述能够最大限度地降低伤害,相信雷狮一听就能明白的,“我有一个朋友,他喜欢上了自己的舍友……”


“他不敢让舍友知道,默默地把感情放在自己心里。但是他的舍友喜欢的是女孩子,这段感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。有一天他几乎想把这种感情表露出来了,但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。也许这样的感情注定只能这样被埋藏,但是……这个朋友,我希望他能幸福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
安迷修磕磕巴巴地说完,终于敢抬头看了雷狮一眼。雷狮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,寝室里陷入了令人崩溃的沉默。他不忍心再让雷狮受这种酷刑的折磨,又一次转身冲出了寝室。






雷狮手里牙杯“咣当”掉到了地上。


银爵正好推开门进来,见雷狮一动不动地杵在中间,问:“你站这儿干嘛?”又看了看地上的牙杯,“刚我看安迷修疯子似的跑下楼,你俩打架了?”


“没有,”雷狮冷静地说,“安迷修他……”


“好像跟我告白了。”






雷狮打开了安迷修的电脑,翻看他的浏览记录。


“gay”


“gay怎么做”


“暗恋舍友”


……


雷狮陷入了沉思。






安迷修这天很晚才回到宿舍,他轻手轻脚地推开门, 见其他人都睡得熟了——尤其是雷狮已经睡了——才慢慢挪到自己床边。


他以为雷狮会出去借酒消愁,没想到居然这么淡定地躺下了。这样想着他忍不住凑到雷狮床边看看雷狮脸上有没有哭过的痕迹。


寝室的窗帘没有拉,雷狮的床正对窗户,月光透进来照在他的脸上,愈发显得英气逼人。安迷修使劲盯着他长长的睫毛——眼圈居然都没有红吗?眼角也没有泪水,是已经擦干了吗?


安迷修一时不知道自己是失落还是欣慰。也好,既然雷狮的心理承受能力挺强的,自己也犯不着担心他了——这时候雷狮睁开了眼睛。


“你在看什么?”


安迷修睁大了眼睛,血迅速从脚底冲到了脑袋上。


“你、在、看、什、么?”雷狮不想吵醒银爵和格瑞,特地压低了声音,很慢很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。


“我……”


“你?”


“我、我只是……”


雷狮轻笑了一声,从床上坐起来,勾出安迷修的后脑勺用力一按,吻在了他唇上。


安迷修傻了。






凯莉从上周开始就诸事不顺,周一上微博转了条好运锦鲤仍然心情烦躁。她想画幅雷安同人,画完草稿却失去了灵感,弃稿之前她把图发给了安莉洁——


去tm的好运锦鲤。凯莉一小时后发现自己居然点错发给了雷狮!时间太久不能撤回,关键是对方肯定已经看到了!


萌真人cp最忌讳让本人知道。凯莉有些惴惴不安,她等着雷狮来找她谈话,或者直接把她拉黑。然而一天过去了,两天过去了,一个星期过去了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
她决定旁敲侧击地找安迷修聊一聊探探口风。安迷修拎着刚买的面包,一脸疑惑地看着破天荒找自己说话的凯莉:“有什么事吗凯莉小姐?”


“那个,我今晚能请你吃个饭吗?”


安迷修还没开口,凯莉就看见雷狮迈着大长腿走过来,把手搭在安迷修肩膀上,旁若无人地在他嘴唇上啄了一下:


“不好意思同学,他今晚有约了。”


凯莉呆呆地站在原地。五分钟后,她颤抖着手拿出手机再次转发了那条锦鲤:“真的有用啊!!!”


她发了一条新微博:“只要你等,你爱的cp总会发糖的。”


fin.



评论

热度(413)